最新熱門關鍵字:    創意  管理  成功  
單期簡介
永不妥協的艾科卡
帶領克萊斯勒反敗為勝,一年內創下公司60年利潤的總和!
2004-06-03 /  9114  1
收藏本期
 網路版長訂優惠


台灣企業有無數的艾科卡精神

簡介

林俊仲
政治大學企業管理學博士研究,台大電機研究所碩士,曾任隴華電子行銷經理、台灣工業銀行襄理、台灣應用材料公司客服工程師。

《永不妥協的艾科卡》是一本經典老書,故事主角艾科卡在福特汽車呼風喚雨的1960年代期間,我才剛在台灣花蓮出生。我的父親做的是小本生意,對於呱呱落地的新生兒,未來應該如何發展,他沒有明確的期望。在該書中,生動描述艾科卡的幼年生活,我印象相當深刻,彷彿他從商的父親尼可拉很早就為兒子啟蒙,尤其是經過1920年代前後的美國大蕭條與第二次世界大戰,尼可拉灌輸兒子兩大原則:「第一,絕不做資本密集的生意,因為到頭來你會成為銀行業者的囊中物。第二,景氣不好時,一定要做食品生意,因為人總是得吃東西」,這些警訊在千禧年之後的全球景氣連年低迷,又再度浮現出來。

在此,我不是要比較尼可拉和我父親,雖然我們還談不上在歷史留名,至少我也自父親身上得到啟示,人生要敢於衝撞,做生意和坐辦公桌都要盡責。我是坊間所謂的五年級生,艾科卡一生經歷的大時代背景,我並沒有很深的體驗,例如美國大蕭條、第一次石油危機等,都是歷史課本上的段落。我在進入企管研究領域之後,艾科卡在克萊斯勒的反敗為勝,成了學生必讀的企業個案,我也嘗試過「將心比心」,假設艾科卡發生過的許多情境,但那都還是停留在過去的環境。在此,我想進一步思考:如果,艾科卡面對的是今天遽變的全球環境,他可能會作出什麼樣的不同抉擇?

三分天注定,七分靠打拚

讀艾科卡一生的故事,有下列三個情境令我印象深刻:

1.父親的啟蒙與求學經驗

艾科卡自幼受到經營企業的父親影響,養成許多良好的習慣,尤其是他能在任何際遇下,嚴守行動紀律和個人準則,「人必須決定自己的優先要務,並且全力以赴」是他秉持的原則。在求學時代,祖籍義大利的特殊背景,並沒有帶來任何不便,反而因此很早就養成獨立自主的精神,並藉由勇敢與外界溝通,以鍛煉個人思想的表達、隨機應變的機智。二次世界大戰的時代混亂,意外地讓艾科卡有機會接受極高品質的教育,陸續修習到工學與商管學位,換成當今的系統化教育機制,他大概沒有辦法達到。

2.福特汽車初試啼聲

1949年8月是艾科卡職涯的第一步。當時他選擇進入福特汽車,主動爭取行銷或業務的工作機會。如果,艾科卡在福特汽車的發展一帆風順,不會激發他提出新穎的計畫。1956年份的福特車賣不好,艾科卡因為強棒計畫獲得全國總部採用,因此升任華盛頓特區區域經理,創造出個人職涯的第一次輝煌紀錄。福特汽車是當時全球第二大企業,才36歲的艾科卡就坐上事業部副總裁兼總經理的高位,他個人強烈的管理風格發揮了不少助力。他認為,「優秀經理人應具備的最重要特質是決斷力」,艾科卡強調自己在討論決策過程講求民主,但到了提出最後決定時,就應成為鐵面無私的統帥。這對在民主意識高漲中擔任企業領導人的我來說,是一項非常需要學習的事務。

3.克萊斯勒的團隊合作

艾科卡是在政治干擾下黯然離開福特汽車,重新出發的他在1979年初進入克萊斯勒,同年9月獲任命為董事長兼執行長。克萊斯勒並沒有為艾科卡準備好一條康壯大道,而是正陷入財務問題與能源危機的雙重困境。艾科卡很快就領悟到,必須建立一個經驗豐富的優秀團隊來整頓公司,改變昔日各自為政的運作方式。艾科卡所延聘的對象,包括稍早在福特汽車任職時,比較能信任的退休高階主管,借用他們的豐富實務經驗,採取大刀闊斧的重整措施,迎戰為克萊斯勒轉虧為盈的艱鉅挑戰。

政治「達爾文過程」引發企業求變效應

艾科卡任職於克萊斯勒時,全世界連續發生石油危機,即使公司內部運作很有策略,財務報告上依然很難看,艾科卡進一步創新提出兩項作法:一是向政府申請貸款,另一是率先把自己的薪水減到年薪年一美元,好為公司在度過難關的當口,增加可調度的籌碼。原來,去年以前不少企業執行長因應經濟低迷而提出的減薪、向政府求援,都是來自艾科卡「反敗為勝」的戲本。

假設,艾科卡所處的環境是今天的台灣,可以肯定的是,他面臨的挑戰與抉擇會更加困難。例如前面所提及,艾科卡在團隊人才延攬的良策,在當今全球邁入知識經濟時代的網路革命背景之下,擁有特別技術和專業知識的人才,如當紅炸子雞,優秀人才的儲備與相互挖角是企業競爭的「必備基本要件」,不再出現艾科卡在克萊斯勒的加分效果,因此當今企業唯有再找出更創新的策略,才能凸顯企業的競爭優勢。

此外,曾經導因艾科卡黯然離開福特汽車的「政治因素」,今天的情況更為複雜,外部的政黨輪替和接班人年輕化趨勢,間接衝擊企業組織的內部生態。台灣的政治舞台出現所謂的「達爾文過程」,各族群內的差異特性引發「天擇效應」,象徵新興年輕族群崛起,透過社會價值的重組與認同演進,催化「老人政治」沒落,感染了企業經營階層被迫放棄舊思維,唯有燃起求新、求變的欲望,才有機會活命。

身為新世代的創業者一員,我並不擔心可能會淹沒在遽變的大環境,反而更樂觀地認為,今天的台灣產業環境中,永遠有機會可以進場大顯身手,必須注意的是,企業策略內涵的變動與組織內外的相互呼應。

在企業策略內涵的變動趨勢方面,觀察的重點為:

資產變成環境的一部分,往往使公司很難掌握也較難發展獨特性的資產成為競爭武器。

公司的獨特性來自於企業如何管理顧客和資產,並不斷改善與這兩者之間的關係。

靜態的策略變成動態的行動「策略化」意涵

策略的實行:結合資源和行動,以服務好朋友和吸引新朋友

策略核心:培養與組織內外部的各種環節建構和保持聯結關係的能力

在企業組織內外的相應變遷趨勢方面:

外部的環境愈趨複雜,使得公司也趨於增加內部的複雜性。

挑戰已經很難區分外部和內部,兩者常常同時發生,而且常常因著相同的交易過程而產生。

新社會正逐漸遠離社會主義取向,其最關鍵的資源必是知識。所有的人除了有顯著的知識庫外,仍必須持續地學習。

產業社群複雜化的意義,自我投入網絡關聯成為必要的運作態度。

台灣產業環境勝過艾科卡威力

管理學界有一句名言:企業成長的驅動力,往往來自於環境限制。「破釜沈舟」的歷史故事,和籃球場上「籃下拉竿」進球得分模式,帶給新生代不同的啟示,艾科卡的一生故事也是。回顧台灣走過的發展途徑,創造出舉世稱羨的台灣產業之經濟奇蹟,和許多令人激賞的台商企業典範,其中所蘊含的歷史意義,不但早已突破了台灣的歷史悲情,且凝聚出一股台商文化的影響力,持續地向全球各地擴散。相較於艾科卡的困境和挑戰,被稱為「打不死的蟑螂」的台灣中小企業,秉持「台灣阿信精神」,在這片彈丸之地寫下無數的企業奮鬥史,更是個人崇敬、學習的對象。

個人至今的職涯歷程,身價雖不如科學園區裡的「電子新貴」,更沒有艾科卡世界級汽車業的豐功偉業。但,我足以自豪的是,曾經在軍中服兵役時立下的生涯志願幾乎都已實現,當然也為了這個冠冕堂皇的執著,付出過代價。1994年甫自軍中退伍,正好趕上科學園區各大半導體廠邁入8吋晶圓製程的建廠整備期,雖然也收到台積電和聯電的錄取通知和同學們的召喚邀約,但最後還是堅持自己立下的志願,決定去全球最大半導體製成設備商──美商應用材料股份有限公司(現已改為台灣應材)工作,換到公司的外派訓練經驗和優渥的薪津,讓我深刻貼近並體認到跨國公司企業文化的魔力。尤其在外派矽谷總公司服務時,更讓我對於人生的規畫上,有了更遼闊的視野與空間。

自美返台後,我展開一連串的生涯計畫和接續行動,包括準備投考政大企研所作為進修事業經營知識,同時轉入以高科技業行銷業務導向的工作發展,爾後再進入台灣工業銀行服務,負責產業研究和投資分析。先前的業界歷練,主要是為了奠基個人創業的基礎,終於在2002年成立威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,成為台灣光電產業鏈上的一員,正式加入台灣中小企業行列。我雖然沒有艾科卡的無限威力,但在未來的漫漫長路上,我會堅持勇氣和熱誠,帶著我的執著面對各種困境的挑戰。